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76章 校花的朋友
  一連三天。

  常季白的生活變得忙碌而充實起來。

  每天從早到晚,不是上課就是自習,這讓常季白突然有點想念在藏地時的生活了。

  他現在最羨慕的人,是陳重和王玉洲。

  這兩貨都屬于沒有壓力的人,陳重作為體育保送生,每天在課堂上除了發呆就是睡覺,完全沒人管。

  一下課,他就抱著籃球往球場跑,別提多瀟灑。

  至于王玉洲,上課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看小說,上完課背著畫板晃悠悠的離開,那叫一個自由。

  看到他們倆,常季白都覺得自己應該去學體育或者藝術。

  嗯,當然,相比之下,學藝術更適合一點。

  體育這玩意兒練起來也是很苦的,藝術的話,取巧的地方很多。

  不過,常季白心里也只是胡亂yy一下而已。

  就他的情況,想要突然改學什么藝術,家里不論如何不會同意的。

  信不信他敢亂來的話,老媽立馬就從海拔四千五百米的高地殺下來誅了他?

  所以,他只能老老實實的繼續在教室里熬著。

  第四天的時候。

  剛上完一節語文課。

  “常季白,有人找。”

  靠近教室門口的位置,有個同學大聲招呼。

  常季白正百無聊賴的翻著書,聽見這話,頓時有點愕然,抬頭朝門外看去。

  只見外面找他的人,是喬楚楚。

  喬楚楚正沖著教室里打量,看見他以后,不耐煩的招了招手。

  常季白站起來,向外走去。

  然后,他就發現整個教室似乎變得有點安靜了下來,班上很多同學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怎么了……

  常季白心里覺得有點古怪,可沒細想,很快走了出去。

  “怎么了,找我有事?”

  常季白一出門,就笑著問。

  “跟我來,我有話和你說。”

  喬楚楚輕聲說了一句,轉身就走。

  常季白也不知道她想說什么,還是跟著走了。

  一路上,喬楚楚走在前面,常季白走在后面,兩個人這么一前一后的走著,引來了不少人的注視。

  常季白本來還想和喬楚楚說兩句話,可是看見喬楚楚悶頭往前走,完全沒有和他說話的意思,他也就索性閉嘴了。

  來到教學樓外面的一個沒人的地方,喬楚楚才停了下來。

  “找我有什么事,說吧?”

  常季白問道。

  喬楚楚說:“我媽說,星期六課程結束,我們就一起回家,她給我們做好吃的。”

  “哦,好的。”

  常季白點點頭,看了看喬楚楚,有點詫異:“就這事兒?剛才在教室外面直接說就行了嘛,干嘛跑這么大老遠?”

  喬楚楚撇了撇嘴,沒回應,又說:“我媽其實想給你打電話的,不過不知道你住在哪個宿舍,她也不知道你們男生宿舍那邊的電話號碼,所以就沒打……嗯,你要是有空就給她打一個,告訴她你們男生宿舍的電話,還有你的宿舍號,這樣她有話就可以直接打電話和你說了,不用我跑過來找你說。”

  這一點,常季白的確理虧的。

  開學那天,李怡囑咐了他好幾次的,讓他把男生宿舍的電話號碼問好了,然后打電話回家報告一下。

  他進了校門以后就把這事兒徹底忘了,現在聽見喬楚楚這么說,他點點頭:“行,回頭我立即給李阿姨打電話。”

  “我就這樣吧,我要回去準備上課。”

  喬楚楚目的達成,轉身就走,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常季白看了看喬楚楚的背影,覺得這姑娘有點怪怪的,好像是生怕和他走得太近沾上什么臟東西似的。

  常季白慢慢往回走,進門的時候,還有很多人看他。

  回到自己的座位,剛剛坐下,旁邊就傳來了許悅的聲音:“常季白,你和一班的喬楚楚認識?”

  常季白點點頭,隨口應聲:“嗯,認識。”

  許悅又問:“看你們的樣子,你們好像很熟吧,對不對?”

  常季白回過頭,看了看自己的同桌:“怎么,你為什么這么感興趣的樣子?”

  許悅說:“那可是喬楚楚哩,我們學校的校花。”

  “啊?”

  常季白微微錯愕:“校花?”

  許悅點頭:“沒錯啊,她是我們學校公認的校花。”

  常季白皺了皺眉:“你們這校花是怎么評的,是不是有點太不講究了?”

  在他的眼里,喬楚楚的確長得挺好看的,可也沒好看到校花的地步,這有點夸張了。

  許悅卻說:“你知道什么呀,喬楚楚不但樣子長得好看,而且成績一直保持在年級前二十,關鍵是人還很商量,我們學校就兩個女生是公認的校花,現在一個在文科,一個在理科。”

  常季白聽見這話,心里雖然還是有點不以為意,可卻什么也沒說。

  有可能是因為上一輩子見多了極品大網紅,所以他對喬楚楚這種還沒長成的青澀款接受度不高。

  校花什么的他是真不認同。

  不說別人,就拿周沅和許一檬出來比較,喬楚楚就比不過了。

  只能說,這些還未走出校園孩子在審美上,還不成熟。

  心念一轉,常季白很快又醒悟過來了,為什么剛才喬楚楚來找自己,會引得那么多人盯著。

  敢情喬楚楚在這個學校的一畝三分地,就是大明星一樣的存在,一舉一動都能引起別人的注意,從而聚焦。

  同理,喬楚楚之所以有點怪怪的,也是因為她知道來找自己,會被人關注。

  常季白突然想笑了,怪不得喬楚楚那么擔心那什么婚約的事情被傳開呢,憑著她在學校的名聲,這事要是傳開,還真會變成了不得的大事。

  看見常季白沒說話,許悅又好奇地接著問:“你和喬楚楚是什么關系?怎么才來就認識她了?你們應該早就認識了吧?”

  常季白轉頭看了自家的同桌一眼,只覺得平時做事情有板有眼的紀律委員大人,這一刻臉上的每一顆痘痘都散發著八卦的氣息,完全沒有了平時的淡定。

  想了想,常季白才裝得有點不在意的說:“我媽和她媽是同學,這一次我來這里當交換生,正好喬楚楚也是云華中學的學生,我媽就拜托她平時多照顧我一點嘍。”

  他不能不解釋,索性實話實說,說得簡單點就行了。

  “哦,原來是這樣!”

  紀律委員的好奇心得到了滿足,臉上的痘痘也終于松弛下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