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78章 雙刊
  藏地電視臺。

  吳興元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舒服的喝了一口茶。

  他已經養成了習慣,早上開始工作前,必須喝一杯濃茶。

  以前更年輕一點的時候,他喜歡喝酥油茶,不過隨著年紀漸長,這個習慣也改了。

  單喝酥油茶,容易餓,而且酥油茶的熱量極高,所以一大早就喝,長時間這樣的話,對身體還是有一定負擔的。

  吳興元現在需要的單純只是提神,所以喝濃茶更合適。

  一杯濃茶下去,吳興元感覺身體熱熱的,整個人都更有精神了。

  他放下茶杯,開始拆起桌子上的信件。

  這些信件有很多是工作信件,也有一些私人信件,更有他日常訂的一些雜志刊物。

  從寧象縣回來以后,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和貢布經過日以繼夜的努力,早就已經把拍攝的素材剪輯好。

  他們把做好的片子交給臺里,很快受到臺里領導的贊揚,夸他們拍得好,并且定檔最好的時間播出,名字就叫做《話說雪域活fozhuan世》。

  因此,吳興元又可以歇一陣子,等到這個紀錄片播放完,再籌劃別的。

  一封信一封信的拆,然后又慢慢閱讀,終于拿起一個比較大的信封,摸了摸,里面好像是雜志。

  吳興元朝著信封看了一眼,上面寄信人一欄寫著的是“中國攝影家協會”的字樣。

  “這是什么?”

  吳興元有點好奇,拿起小刀拆起來。

  他有訂閱《中國攝影》和《大眾攝影》這兩本雜志。

  這兩本雜志都是攝影家協會搞的,只不過就算要寄雜志過來,也不應該是兩本一起寄啊。

  他心里有點想法,只是不能確定,帶著點期待,終于把信封打開。

  在信封里,只有兩本雜志,一本《中國攝影》,一本《大眾攝影》,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怎么回事兒?

  吳興元看著這兩本雜志,好一會兒沒動。

  別看這兩本雜志都是攝影雜志,又同出一個媽,對普通人來說,看起來好像一樣的東西,可其實懂行的人都知道,它們不一樣在什么東西。

  簡單來說,《中國攝影》是針對專業人士做的雜志,專業性更高。

  而《大眾攝影》是針對普羅大眾和半專業人士的,專業性沒那么高,主要是培養審美。

  吳興元雖然不是專業搞攝影的,可他畢竟是導演,專業搞紀錄片這么多年,每天和拍攝分不開,自認為是很專業的人。

  他先拿起《中國攝影》翻了起來。

  第一篇,就是《藏族少女》。

  連續翻了幾頁,看著自己早就已經看過無數遍的照片,清清楚楚的刊登在雜志上,吳興元只覺得整個人仿佛從天靈蓋開始,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打開來,都散發著舒爽。

  太好了!

  吳興元的嘴角忍不住高高的彎起,怎么也掩蓋不住自己的笑意。

  要知道這可是《中國攝影》啊,國內攝影領域最具權威的雜志,這是一座殿堂,不是隨便哪個阿貓阿狗的作品都能刊登上去的。

  況且,這還是開頁第一篇。

  吳興元不但有種“這是我推薦上去”的榮譽感,同時也有種“我的眼光真好”的虛榮感。

  這樣的情緒交錯,讓他忍不住又把茶杯拿起來,想要舒舒服服的喝上一口,浮一大白。

  在照片的后面,還有附上了一篇雜志社的評論文章,署名人居然是丁道西。

  “嘖……”

  吳興元很仔細的把這篇文章看完,嘴角的弧度差點彎到眼睛上了。

  丁道西對這一組《藏地少女》的評價極高,夸贊這已經是國內攝影界在人物攝影這一類別的最高水平。

  能讓一個人在這么一組照片中,呈現出這么多的情緒,簡直就是魔幻一般的技術。

  這里面沒有任何浮夸的技巧,更沒有任何多余的手法,有的只是攝影師本身那直抵人心的敏銳觀察力。

  就如那句名言:我來了,我看到了。

  攝影師把他看到的拍了出來,于是所有人都通過這一組照片看到了。

  這個世界的豐富,一瞬間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真是一次無比偉大、震撼的情感傳遞。

  吳興元笑瞇瞇把文章又看一遍,再看一遍,一共看了三遍,才滿足的放下雜志。

  這一刻,他真想拿起電話,給老友打過去,一起分享自己這么多天來,積累在心里的對這組照片的想法。

  不過,吳興元忍住了,他沒有這么做,畢竟還在上班呢,得穩住。

  很快,就把正本雜志翻完。

  因為之前的《藏地少女》,雜志后面的那些,對吳興元來說都有點索然無味,他并沒有看得太細。

  放下《中國攝影》,吳興元又拿起了《大眾攝影》。

  他很確定了,這兩本雜志是老友丁道西給他寄過來的。

  這老家伙,只寄雜志,里面卻半個字也沒有,這大概是想告訴吳興元,我想說的都寫在雜志里了。

  吳興元明白丁道西的想法,不過他還有點疑惑,就是對方寄這本《大眾攝影》又是為什么?

  難道因為寄了《中國攝影》,所以順道把新一期《大眾攝影》也寄過來嗎?

  這老家伙,可沒有這么貼心吧?

  吳興元撇了撇嘴,翻開雜志。

  等他的目光在雜志打開的第一頁掃過的時候,突然猛地一瞪眼,整個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嘶……”

  ……

  攝影家協會的辦公室里。

  丁道西正在埋頭做著他的事情。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一把推開,門外的人絲毫不顧敲門什么的,徑自闖了進來。

  韓學庭一邊往里走,嘴里一邊不無埋怨的說:“你這一把玩得也太大了吧?同一期,兩本雜志同時在第一篇刊登同一組照片,這……這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你想過嗎?”

  丁道西仿佛對眼前的情景早有預料,連頭都沒抬,嘴里回答道:“我不想這些,我只憑自己的專業判斷做事情,我覺得好,我就這么做了,怎么,你覺得不好嗎?”

  “不是……”

  韓學庭砸吧砸吧嘴,本來滿滿的一腔話兒,突然有點不知道該從哪里說起,終于嘆了一口氣后,他才一屁股在丁道西的辦公桌前坐下,無奈搖頭:“你這是準備把天捅個洞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