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中文網 > 重生:西南大龍鳳 > 第79章 爭議
  丁道西沒有理會韓學庭的話,而是有理有據的說:“這樣的決定并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把照片分別交給了兩本雜志的編輯組,是他們決定要這么刊登的,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韓學庭沒好氣的說:“難道你準備這樣去和那些人解釋嗎?人家會信你的說辭?如果沒有你的推動,兩本雜志在同一期同時刊登同一組照片,而且還把它放在第一篇的位置,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嗎?”

  丁道西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他們愛說什么就讓他們說,我沒必要跟他們解釋什么,像我們這樣的攝影師最終還是要靠作品說話的,這么好的作品,如果不能讓更多的人看到,如果不能好好傳播出去,那我們還做雜志做什么?”

  韓學庭什么也說不出來了,早知道眼前的這個老家伙是頭犟驢,自己還浪費那么多口舌做什么。

  略一沉吟,韓學庭又換了個角度說:“你要這么搞,我不說什么了,你在《中國攝影》發自己的評論文章,我也不說什么,可你在《大眾攝影》上發了我的評論文章,那算怎么回事兒?這你得給我個說法吧?”

  丁道西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讓你寫評論,你也是同意了的,現在才來找我要什么說法?”

  “誰知道你是要這么搞啊?”

  韓學庭都被這無賴一樣的話兒快氣笑了。

  丁道西之前和他說,要刊登這一組《藏地少女》,讓他幫忙寫評論文章。

  他沒多想,就寫了。

  可沒想到丁道西會這么搞,同時雙刊,然后兩邊的評論文章分別是丁道西自己的和他的。

  等于事前沒商量,就拉著他一起把事情做下來了。

  這放在別人的眼里,雙刊這種事情肯定有他一份,他根本沒辦法解釋的。

  “要是早知道你要這樣搞,打死我也不會給你寫這個文章的。”

  韓學庭指著丁道西,氣呼呼的說:“這事你可別想就這么混過去,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稿費你都拿了,還要什么交代?”

  丁道西一邊打趣著自家老友,一邊斟茶遞煙:“好了好了,這一段時間我被那伙人氣得夠嗆,你就當幫我出口氣,要是再不讓我把這口氣出一下,那攤子亂七八糟的事可就別怪我甩手不管了。”

  韓學庭哼哼兩聲,沒說話。

  丁道西又壓低了聲音說:“我最近弄到了點好東西,晚上到我家來,我們喝兩盅。”

  “嗯?”

  韓學庭抬頭看了看老友:“我晚上還有事,去不了。”

  丁道西流露出一點遺憾的神色:“那就算了,我自己吃吧。”

  韓學庭怔了一怔,趕緊問:“什么好東西?”

  丁道西壓低聲音說:“在老毛子那邊,它們的獵人打了只熊,我老家三叔花了大價錢換了雙爪子,藏在煤車里運過來……嗯,我可告訴你,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韓學庭一聽,起身就走:“那說定了,今晚我上你那兒去。”

  微微一頓,他又說:“我得趕緊把手上的事情都給推了,別遲了人家找上門。”

  丁道西嘿嘿一笑:“別太早,晚點過來才正好。”

  韓學庭往外走時,突然仿佛醒悟過來什么,停下腳步:“還有啊,別以為一頓飯這事兒就完了,不行啊,肯定不行,你得好好想想該怎么補償我,否則我和你沒完。”

  丁道西笑了笑,什么也沒說。

  韓學庭瞪他一眼,這才走出辦公室。

  ……

  新的一期《中國攝影》和《大眾攝影》發行。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兩本雜志雙刊同一組照片的事情,并且分別由中國攝影家協會的兩位重磅人物——丁道西和韓學庭,為之撰寫評論文章。

  這也太夸張了,中國攝影界就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

  于是,發現了這件事情的人,很仔細的看了這兩組照片,同時也看分別刊登在兩本雜志上的兩篇文章。

  欣賞且贊同的人自然是絕大多數,可持有異議的人,也并不少。

  那些懷揣著各中心思而產生出反對意見的人,當即坐不住了,立即聯系自己所能觸摸到的渠道,準備發出他們的聲音。

  當然——

  這年頭的網絡還屬于原始階段。

  博客、微博、朋友圈什么的都不存在。

  就連論壇,也處于剛剛發展的階段,比較小眾。

  絕大多數的普通人所能接觸到的媒體,都是紙質的,只存在于現實世界。

  所以,不可能像十年二十年后,一個人如果看到一個什么事情想要發表意見,掏出手機就能發一條微博或者評論之類的。

  反對意見只能醞釀著,需要時間,積蓄成更大的能量,然后再爆發出來。

  《藏地少女》雙刊的事情發生后,過了將近一個星期,才陸續有各種各樣的評論文章,從其他一些報刊、雜志上刊登出來。

  一些文章看似點評,可其實就是赤裸裸的批評。

  那些人話里話外說的是,兩家雜志社的編輯部把這一組照片當做“絕世神作”來刊登,已經失去了對于攝影藝術的客觀立場,拉低了雜志的格調。

  這組《藏地少女》雖然不錯,可也不至于讓兩本雜志雙刊。

  一些人甚至還直接質問,《中國攝影》和《大眾攝影》還是國內攝影師和攝影愛好者們的殿堂嗎?

  兩本雜志今后又將何去何從?

  這已經不是質疑《藏地少女》的好與壞,甚至質疑兩本雜志的審美和專業性。

  也有人是表達贊同意見的,不過這樣的意見相比起批評和質疑,哪一個更吸引人眼球,毋庸置疑。

  因此,那些媒體也更喜歡刊登批評和質疑的文章。

  漸漸地,批評的聲勢變得越來越大,很有種占據上風的態勢。

  在這樣一個時候,卻似乎根本沒有人在意照片本身,更沒有人在意拍攝這組照片的攝影師是什么人。

  而更神奇的是,攝影師本人并不是圈內人,他并不知道因為他的照片而使得中國攝影界掀起的這一波浪濤。

  他唯一感到高興的是,他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筆稿費,而且還是兩份。

  《中國攝影》,3000元整。

  《大眾攝影》,2000元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